中央重磅文件!涉及戶口、土地、股市、利率制度|全文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另一場和時間的賽跑
穩住外貿外資基本盤,李克強開會打出這套“組合拳”

媒體:湖北多地開始實施"戰時管制",為什么?

發布時間:2020-02-15  來源:俠客島  字體大小[ ]

  原標題:俠客島:湖北多地開始實施“戰時管制”,為什么?

   繼湖北十堰張灣區發布國內首個“戰時管制令”后,2月13日孝感大悟縣、云夢縣也分別宣布進入“戰時管理”狀態。 同日,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也下達指令:孝感、黃岡等地要采取和武漢同等的隔離救治措施。

“戰時”兩個字聽起來有些讓人緊張。難道在武漢外,湖北這些地區的疫情形勢惡化了嗎? 根據島叔的調查,并不是。這些地區升級防控措施,其實是湖北戰“疫”進入新階段的一種攻堅舉措。

 

十堰市張灣區交警在區鄉封閉道路值守(圖源:央廣)

  一

  首先,這些地區宣布的“戰時管制”是怎樣的? 從張灣區、大悟縣、云夢縣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的通告來看,內容是類似的:

  所有小區、樓棟一律實施全封閉管理;無特定情形,除特定人員,所有居民和車輛禁止出入;生活必需物資、藥物等由專人定時配送或代購。 在中央發出指令后,孝感和黃岡兩市級政府也分別于昨日下午和晚間發布緊急命令,宣布在全市范圍內升級防治管控措施,內容與上述“戰時管制”措施相似。 其實從數據上看,近日來,十堰、孝感、黃岡三地疫情發生了一些積極變化,情況也不像武漢那樣嚴峻。在昨日(13日0-24時),武漢新增確診病例3910例,十堰新增24例,孝感新增135例,黃岡新增163例。 在全國其他地區人們已經或即將復工的情況下,這三地居民還要再進行少則兩周的嚴格隔離,當地是怎么考慮的? 張灣區在發布“戰時管制”通告的同時,還附上了一封該區防控指揮部副指揮長肖旭署名的致全區市民的信。在標題為" 讓我們一起再居家堅守14天"的信中,他這么說:

  “雖然基層干部群眾20天來晝夜奮戰,窮盡辦法,但是我們還未能百分之百地掌握所有病患及其密切接觸者的信息,我們擔心,仍有一定數量的排查對象仍然散居城鄉,逍遙‘ 法 ’ 外。 他們是誰? 有多少人? 他們在哪兒? 去過哪兒? 我們無法識別、判斷、預知、防范。 ”

  昨天,肖旭也出面向媒體做了更多解釋。他說:

  “從時間上看,我們從武漢或者外地返鄉的人員最后一批集中在元月24號、25號,從時間周期上來說,第一個潛伏期剛過,第二個潛伏期已經到來了,在這種情況下,為了防止形成二代、三代傳染、必須要把這個管控措施搞得更嚴格一些。”

  在緊鄰武漢的孝感,市長吳海濤在8日的電視電話會議上說,

  抗擊疫情的第一階段,即存量清除已結束,第二階段的嚴控增量戰斗已經開始。

  他坦言:“在第一階段沒有控好,從最開始的輸入性傳播轉為本地傳播。下半場怎么打,就是對各縣市區能力、作風的再考驗。”

  在會上,他還批評了孝感市主城區人口流行性不降反升的現象。他說“遛狗的出來了,年輕人談戀愛就出來了”;孝南區的交通大道一些路口有人設點賣菜、有多人聚集,該區多個老舊小區還沒有封閉,也沒有值守人員。 根據財新網的報道,他還現場點名孝南區的書記:“ 你要給我管到位,現在不是正常上下班,是戰時!” 根據前線記者向島叔的反饋,湖北有些地區的部分市民放松警惕,出門活動的情況并不是個例。 甚至在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居民外出活動的現象也無法徹底斷絕。 2月13日武漢洪山區的一個小區物業向居民發布公開信說:“有的家庭天天外出采購、下樓遛狗、口罩都不戴……有些年紀大的也不聽勸阻,更不服從管理…非常時期,請大家不要下樓,不然社區、物業工作人員和我們大多數業主所做的努力都是白費,多少個14天也沒用。” 由此可見,這些地區宣布“戰時管制”,升級管控措施,原因至少有三個:

  一是現有手段無法徹底排查感染源;二是為了嚴控增量;三是有些居民放松警惕,難以管理。

 

張灣區對曾有確診病例的高危樓棟實施嚴管封閉措施

  二

  2月12日,中央指導組副組長、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坐鎮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主持召開了一次十分特殊的會議。 陳一新在會上傳達了中央關于防控疫情的重要指示精神。他強調,

  要認真分析疫情防控階段性特征,分階段、有針對性地謀劃對策,當前要實行“三量管控”,做到控增量、減存量、防變量。 當前疫情防控處于什么階段?陳一新指出“ 現在疫情防控正處于膠著對壘狀態,”“湖北省(除武漢外)總體上處于流行期,伴有局部暴發;全國其他省份輸入病例占比逐漸減少,個別地方已漸趨見底;而武漢依然處于暴發流行期,新發病例仍處于高位。”

  他特別點出疫情的“不確定性”這個特征。他說:“與輸入地相比,武漢感染者底數還沒有完全摸清,蔓延擴散的規模也沒有較為精準的估計預測。據有關方面推算,武漢潛在被感染的基數可能還比較大。”

  從最近的專家說法中,我們也能看到,新冠病毒十分狡猾。在病人沒有發病的潛伏期內,新冠病毒也能傳播,有個例確診者,潛伏期長達24天。另外, 在病例的密切接觸者當中,還發現了無癥狀的感染者。 也就是說,就算武漢“人數排查的百分比達到了99%”,也難以摸清感染者底數。武漢如此,其他地區也是如此。這也印證了張灣區防控指揮部的擔心。 對此,陳一新要求:“

  我們必須強化底線思維,寧可把風險估計得更大一點,把問題困難估計得更多一點,不斷增強戰略謀劃超前性,提高工作安排預見性,跟進實施有力有效舉措,努力打好疫情防控主動戰。”

  三

  從通告內容上看,這些疫情管控措施就是比其他地區的更嚴格了些;但在剛過去的兩三周內,相信有不少其他地區的民眾和島叔一樣,也過著這樣的“戰時”生活。 如果從規范性的角度看,在國內的法律法規中, 并無“戰時管制”這一說法。 那么,地方防控指揮部為什么會用“戰時管制”這個詞呢? 張灣區防指副指揮長肖旭解釋說:“中央指導組孫春蘭副總理在武漢提出了要把防疫工作進入戰時狀態抓實抓細,落實各項措施。我們提這個‘戰時’,是想引起全社會的注意,尤其是引起我們轄區居民的重視和自覺。” 可見,

  這是地方上為了強調疫情的嚴重性、措施的急迫性,而把中央的比喻和口語化說法,做了些發揮,放入了正式的公文中。 在通告中,這幾個地區的防控指揮部也引述了管制措施的法律依據,即《治安管理處罰法》《傳染病防治法》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 從上述三項法律的條文來看,這些地區宣布的管控措施都在法律范圍內,包括“強行沖闖一律拘留”的規定,也能在《治安管理處罰法》中找到執法的正當性依據。

  島叔想說,非常時期、非常之舉,還請湖北的朋友們再忍耐一下,讓我們一起等待真正的春天來臨。

  昨天(13日),在湖北全省領導干部會議上,應勇以新任省委書記的身份發表了履職表態發言。他說“我將無我、不負人民”。他懇請全省各級領導干部和廣大人民群眾給予支持和幫助。

  他還說:“與時間賽跑、與病魔較量,以背水一戰的精神”,“我們一定能夠打贏武漢保衛戰、湖北保衛戰。”

  今天(14日),孫春蘭副總理率中央赴湖北指導組來到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揮部,對疫情防控作出新的部署。孫春蘭明確指示:

  以更堅定的信心、更頑強的意志、更果斷的措施,發起全面總攻。

  文/宇文雷格

 中國傳媒網摘編亓淦玉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天津十一选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