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布新冠肺炎疫情信息、推進疫情防控國際合作紀事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在“浙”里看見美麗中國
李克強:全面壓實責任,扎實做好防汛抗旱工作

李文亮人生側面:父母曾雙雙下崗,中學老師說他能坐冷板凳

發布時間:2020-02-10  來源:鳳凰網-南方都市報  字體大小[ ]

   原標題:李文亮人生側面:父母曾雙雙下崗,中學老師說他能坐冷板凳

  李文亮離世牽動很多人的心。2月7日,武漢市委市政府向李文亮表示哀悼,稱將全力配合國家監委派來的調查組。

  出生在遼寧北鎮市一個下崗工人家庭的李文亮,兒時愛打乒乓球,小伙伴都叫他“小胖”。在中學老師的印象中,他是成績優秀的“寒門子弟”,高三以全校前50名考上武漢大學醫學院。

  上大學后的“小胖”瘦了。那時流行人人網,李文亮用它記錄生活:愛轉各種段子,嫌食堂的餅難吃,參加會議時拍下會場說“快睡著了”,假期和朋友旅游,勾肩搭背的同時留下不少照片。

  時間線再拉近一些,他畢業了。在武大的草坪上,穿著學士服,李文亮向鏡頭揮手。此后,他一直待在南方:先去了廈門,然后回到武漢成家,生子。他有一個5歲的兒子,妻子懷著二胎。每周,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診室,李文亮都會在這里坐診。

  “學醫,他喜歡這個”

  2019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看到一份患者的檢驗報告。

  17時許,他發到同學群里:“華南海鮮水果市場確診7例SARS”。又過了一會兒,李文亮補充:“最新消息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了,正在進行病毒分型”“大家不要外傳,讓家人親人注意防范。”

  為什么會在群里發這樣的提醒?李文亮后來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因為自己的同學大多也是臨床醫生,想提醒他們注意防范。

  李文亮的提醒之后在網上流傳,成為傳播最廣的截圖之一。2020年1月3日,李文亮接到通知,然后到派出所填了一份訓誡書。

  在遼寧北鎮,70多歲的北鎮市高級中學退休教師李老師也在網上看到了那份截圖,截圖上的備注是“李文亮 武漢 眼科”。

  他對這個名字有印象。北鎮市高級中學坐落在廣寧古城東北端,是遼寧省重點中學。2004年,李老師在這里擔任常務副校長。當時,李文亮是高三(9)班的學生。

  李文亮自小生活的北鎮隸屬于錦州,地處遼寧西部。北鎮是座老城,古時這里被稱為“幽州重地,冀北嚴疆”。李文亮的童年伙伴說,李文亮兒時愛打兵乓球,朋友們都管他叫“小胖”。

  多年后回想,李老師記得,李文亮是個“寒門子弟”。李老師告訴南都記者,李文亮的父親原來在一家機修廠,母親則在北鎮民族商場。上世紀90年代中期,李文亮的父母雙雙下崗。“聽人說,李文亮爸爸下崗后一直沒有穩定的工作,都是打零工,做零活。”

  父母下崗時,正是李文亮的學生時代。李老師回憶,那時李文亮家庭收入不多,孩子上學則一直要花錢,供孩子上學很不容易。“(李文亮)家庭極其普通,甚至還有些拮據”。

  北鎮中學規模不小,全校師生有2000多人。當時,李老師主管學校教學工作,主要面向老師,對學生的了解不多,但李文亮算是個例外。李老師告訴南都記者,高中時,李文亮的學習非常優秀,60人左右的班級里,李文亮一直是班級前三名。

  “那時他不怎么說話,物理化學很好,還是物理課代表。”在李老師記憶里,李文亮善于鉆研,是“能坐冷板凳學習”的那種學生。

  高考,李文亮考了609分。那一年,這個成績高出遼寧理科一本分數線51分。在北鎮市高級中學,這個成績可以排進前50。

  “李文亮是應屆生,能考出這個成績很不容易。”李老師告訴南都記者,自己和李文亮的舅舅、舅媽是高中同學,高考報志愿時,李文亮的舅舅、舅媽曾向他電話咨詢報考的事情。

  最后,李文亮被武漢大學臨床醫學七年制錄取。“本碩連讀,很優秀。”李老師告訴南都記者。而李文亮的父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學醫是他自己選的志愿,“他喜歡這個”。

  愛美食數碼游戲的普通人

  七年學醫生涯,畢業后的李文亮成了一名眼科醫生,從2011年起,他在廈門大學附屬廈門眼科中心工作。

  吳潔(化名)是李文亮在廈門工作時的同事和朋友,他們曾先后去廈門大學附屬廈門眼科中心的福州分院輪轉。吳潔回憶,“被同一個主任罵過,同樣整理病例到崩潰。”

  工作中,李文亮并不含糊。一位與他同批進院的同事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有一次整整三個月,李文亮跟著醫院前輩下基層,去廈門和周邊村里做公益服務,為村民看眼睛。那時李文亮很年輕,很受患者們的喜歡。多位同事對他的印象是,勤奮、積極。

  醫生李文亮的生活忙碌而不失有趣。吳潔告訴南都記者,那時,李文亮很愛發朋友圈,尤其愛發美食的照片。

  在李文亮的微博里,屬于廈門的3年半時間,他發了超過1000條微博。“滿腦子都是美食,數碼,游戲,他是我工作以后接觸過最單純的大男孩。”吳潔告訴南都記者。

  吳潔介紹,李文亮笑起來很靦腆,發脾氣時也只會臉紅,聲音稍大,說話時眼睛斜斜的。“溫柔,善良,體貼,優秀——他是少有的當得起這幾個詞的人。”

  更多的時候,朋友眼中的醫生李文亮是一個普通人。

  據吳潔回憶,李文亮愛美食,經常和朋友一起聚餐吃飯。他愛發朋友圈,尤其愛發美食圖片。吃完發胖了想健身,花3000多元辦了健身卡,然后就辦卡的時候去過一次。每次朋友說他胖,李文亮就拿出同一張照片,力證他苗條過。

  2014年,李文亮決定回到武漢。李文亮的父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這是為了能和在武漢的女朋友團聚。

  李文亮的女朋友付雪潔,后來成了他的妻子,是武漢愛爾眼科的一名醫生。五年前,他們的大兒子出生。吳潔還記得,去武漢之后,李文亮的朋友圈里,愛人和兒子的照片越來越多。

  李文亮愛美食,自己也做得一手好菜。臨別之際,廈門的同事們最后一次在他家聚餐,不大的玻璃茶幾上,擺滿了七八個菜。一位廈門同事回憶,以前和李文亮聊天時總是說,有機會、有假期就去找他玩。

  現在再也沒有機會了。

  李文亮離開廈門后的6年里,由于工作繁忙,吳潔與他少有聯系。最后一次見面,是在2019年的蘇州眼科年會上。會后,李文亮還邀約她中午一起吃飯。

  再后來,今年1月,吳潔從微博上得知,李文亮在這次新冠疫情中被感染。1月29日20時10分,她給李文亮發微信,祝他和家人盡快康復。她說,“一切都會好的,后面都是光明坦途。”

  6分鐘后,李文亮回復:謝謝。

  這成了吳潔與李文亮的最后一次對話。

  回想起李文亮曾在群內提醒同學注意防范,吳潔告訴南都記者,她并不太意外。作為朋友,李文亮是能做出這種事的人。“因為他是比較熱心的人”。

  但事情的發展令吳潔始料未及。2月7日凌晨,武漢市中心醫院發布消息,該院醫生李文亮不幸感染離世。

  對于認識李文亮的人來說,這個消息太過痛惜。這天早上6點多,70多歲、早已退休的李老師打開手機,就看到了李文亮離世的消息。“很優秀的孩子,太可惜了。”李老師告訴南都記者。

  吳潔也陷入了悲痛之中。她說,“不敢看微博,不敢看微信里所有眼科專業群。一片哀痛,無法想象一個如此溫柔、熱愛美食的善良胖子,現在已經永遠消失了。”

  “不希望大家以這種方式認識他。”吳潔說,希望大家不要忘記李文亮,也希望李文亮的家人節哀,這場疫情能早日過去。

  頭像是小新一家四口

  2月7日,北鎮市高級中學官方微信發文送別2004屆校友李文亮。同一天,武漢大學亦發布文章,祝文亮校友一路走好。

  武大官微介紹,李文亮,滿族,中共黨員,1985年10月12日生。2004年考入武漢大學臨床醫學(七年制)專業就讀。在廈門短暫工作3年后,2014年重返武漢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工作至今。

  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醫師簡介顯示,李文亮從事眼科臨床工作多年,擅長眼底病、白內障、青光眼的診治,對眼科常見病特別是疑難病診治精確。

  當天,武漢市衛健委、湖北省衛健委、武漢市政府等多部門先后發布公告表示深切哀悼,并向李文亮家屬表示慰問。此外,經中央批準,國家監察委員會派出調查組赴湖北武漢,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

  2月8日,國家監察委員會調查組抵達武漢。

  同日,武漢市人社部門認定,李文亮作為醫護人員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并經搶救無效去世,屬于工傷。其工傷保險待遇為一次性工亡補助金78.502萬元,喪葬補助金3.6834萬元,目前已撥付到位。

  李文亮去世時,妻子付雪潔正懷孕6個月。2月8日16時39分,付雪潔在其認證微博賬號上發布聲明,對于近期網上關于李文亮家屬接收捐款或捐助的信息作出了回應。付雪潔表示,堅決拒絕接受除依法依規應給予賠付的款項以外任何形式的個人或團體機構的款項或捐助,也未發布過任何涉及李文亮的求助、捐助信息。

  南都記者注意到,李文亮離世后,付雪潔把她的微信頭像,換成了李文亮生前使用的微信頭像。

 

  那是一幅《蠟筆小新》里的場景。畫里有一家四口和他們的狗,爸爸抱著小新,媽媽抱著妹妹,一家人快樂地在一起。

  采寫:南都記者 詹晨楓 毛淑杰

中國法制傳媒網摘編亓淦玉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天津十一选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