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重磅文件!涉及戶口、土地、股市、利率制度|全文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另一場和時間的賽跑
穩住外貿外資基本盤,李克強開會打出這套“組合拳”

李文亮母親:他不會撒謊,遺憾未送別

發布時間:2020-02-07  來源:鳳凰網-每日經濟新聞  字體大小[ ]

   原標題:李文亮母親:他不會撒謊,遺憾未送別

  2020年2月7日凌晨,曾因在同學群發布疫情信息而遭訓誡的李文亮醫生搶救無效,不幸離世。

  1月31日,記者曾問他:你現在最掛念的是什么?

  李文亮:最掛念我的家人,我的父母還在住院,我的愛人現在懷著孕。現在什么都不重要了,我希望疫情趕快控制住,大家都能好好的。

 

一位市民在積雪上寫下紀念李文亮的文字。圖片來自網絡

  李文亮母親:

  他不會撒謊,遺憾未送別

  據報道,李文亮,籍貫遼寧省錦州市北鎮市,今年34歲。2004 年李文亮參加高考并報考武漢大學臨床醫學七年制專業,在廈門短暫工作3年后,重返武漢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工作至今,順理成章地開啟了留在武漢工作、生活的歷程。

  “我的妻子是其他醫院的眼科醫生,孩子才5歲。現在妻子帶著孩子在丈母娘家生活。”李文亮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生病期間每天都和愛人微信聊天、視頻,他們也會給我加油鼓勵。

  但如今他卻和家人們永別了。

  據梨視頻,剛治愈出院的李文亮父母趕到醫院整理遺物。因疫情緣故,二老沒能見到兒子最后一面,成為他們的遺憾。

  以下是李文亮母親接受電話采訪的原話全文:

  謝謝你們大家的關愛,現在說真的感謝你們社會各界對他的支持,對他的厚愛,20多天以前他的病情基本是穩定的,也能下床,還能吃飯,突然就這兩天惡化就這樣了,昨晚上他們醫院驅車給我們二老接過來了,然后給他尸體送殯儀館去了,完了回來在醫院處理我兒子的遺物,沒有見到最后一面,就在醫院搶救治療我們都沒有看見,好遺憾不讓看。

  尤其他這個傳染病,骨灰先寄存在殯儀館,因為他媳婦還沒有在這邊,我兒子還有一個5歲的兒子,我兒子那時候發現武漢情況不好,就給孩子送他姥姥那里去了,他姥姥在襄陽,媳婦和孩子一直在她媽家呆著,我們二老在武漢。他們現在感覺還好,還沒發現什么,我們身體暫時還好吧!我也是得上了這個肺炎了,剛出院幾天,我和他爸都治愈了!

  可惜孩子,孩子沒挺過來,34歲,他非常有潛力,非常有才華的孩子,不像會撒謊會什么的人,都是忠于職守的人,媳婦二胎六月份馬上就要分娩了,你說咋辦啊?這個家,是不是破碎了?現在有什么情況也得扛著,家里親人誰也過不來,就我們兩人在這里挺著,不少人給我打過電話,都是陌生人,要給幫助,要給捐助,我說我們都好,謝謝你們了。

  與李文亮的最后對話:

  如果康復了,我還會當大夫

  1月31日,李文亮接受了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的采訪,這時,他已經住院19天。以下是記者與李文亮的對話實錄:

  記者:現在身體狀況怎么樣?

  李文亮:精神和食欲好很多,但還是呼吸困難,不能活動,要絕對臥床休息。我的肺功能恢復得比較慢,其他還好。

  記者:你當時怎么發現有SARS病毒這個消息的?判斷的依據是什么?向上反映了嗎?領導怎么決定的?

  李文亮:當時是同事發給我一個患者的檢測報告,上面臨床病原體篩查結果顯示,<高置信度>陽性指標里,第一項就是SARS冠狀病毒。因為不是我的病人,我也不好向領導報告。

  記者:你是什么時候判斷這次肺炎是人傳人的?那時感到害怕嗎?

  李文亮:1月9號時,我接診了一個病人,然后得知這個病人和他的家屬相繼感染,我就確定這個病存在人傳人了。很快,1月10日我自己就出現了咳嗽癥狀,11日我就開始發熱,那時我感到了害怕。

  記者:為什么害怕?你當時對這個病毒的致病性是怎么考慮的?

  李文亮:我怕不能恢復。我當時咨詢了呼吸內科的同事,他們覺得這次病毒的致病性可能不及SARS,然后安慰我年輕,沒有什么特效藥,就是熬時間。

  記者:你12月30日就得知了病毒信息,自己為什么還被感染了?

  李文亮:因為我是眼科的,沒想到這么快就接觸到相關病人,有些大意了。現在想想,一切來得太快了,太快了。

  記者:入院后你做病毒核酸檢測了嗎?為什么一直沒有檢測結果?

  李文亮:我也不清楚為什么一直沒有確診結果,但是我最近又做了檢測,結果顯示是陰性。

  記者:你看過自己的CT嗎?那是什么樣的?

  李文亮:第二次檢查時,影像結果已經很不好了。但是都是意料之中的,我知道這個病有個發展過程。當時我不能離開高流量吸氧,側個身都要喘很久,挺痛苦的。(記者注:李文亮提供的CT影像顯示,在他第二次檢查時,肺部已經有80%左右的區域變白。)

  記者:你覺得自己在微信群里說的是謠言嗎?為什么要簽字?

  李文亮:我覺得我說的不是謠言,我是醫生,我相信檢測結果。而且后來我也強調是冠狀病毒,具體還在分型。我之所以簽字,是因為我想讓這件事趕快過去。從派出所出來后,我還放松了些,畢竟沒有被拘留,沒想到后面發生了這么多事。

  記者:國家疾控中心的專家說你們是可敬的,你怎么看?

  李文亮:我只是個普通人,不是什么英雄。但如果大家更早知道疫情,提早防護,肯定情況比現在更好。

  記者:12月30日,你把疫情信息發到同學群里后,他們有做什么準備嗎?

  李文亮:他們很多人買了口罩,也提醒了家人。截圖外傳后,大家也為我擔心,為我鳴不平。

  記者:醫院是從什么時候開始通知醫生注意防護的?以什么形式通知的?

  李文亮:大概是1月10日左右,醫院開完會,科室傳達我們要注意防護,三級預防。但當時恐怕做不到完全的三級防護。

  記者:如果整件事重新來一遍,你會怎么做?

  李文亮:我應該還是會提醒同學們注意。

  記者:康復后你還會當大夫嗎?你會讓自己的孩子選擇這份職業嗎?

  李文亮:我還會當的,沒有別的技能。但是我應該不會建議我的孩子當醫生了,風險太高。

  記者:你現在最掛念的是什么?

  李文亮:最掛念我的家人,我的父母還在住院,我的愛人現在懷著孕。現在什么都不重要了,我希望疫情趕快控制住,大家都能好好的。

  愛爾眼科:

  李文亮妻子為公司員工,

  將支付其子女生活津貼及學費至大學畢業

  另據愛爾眼科微信公眾號,愛爾眼科沉痛悼念李文亮醫生,公司已經啟動員工關愛計劃。

  據悉,愛爾眼科人力資源中心向集團員工關愛管理委員會請示,李文亮夫人為武漢愛爾眼科員工,現懷孕6個月,此前已與李文亮育有一名5歲男孩。特申請將其列入員工關愛計劃,由公司支付其兩個子女生活津貼及學費直至大學畢業。

  愛爾眼科董秘吳士君今日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李文亮的夫人自2010年12月起加入愛爾眼科,在武漢愛爾眼科醫院工作,公司對此義不容辭。

中國法制傳媒網摘編亓淦玉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天津十一选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