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重磅文件!涉及戶口、土地、股市、利率制度|全文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另一場和時間的賽跑
穩住外貿外資基本盤,李克強開會打出這套“組合拳”

青少年手機藏“污”已成公開秘密 家長舉報熱情持續高漲

發布時間:2020-01-16  來源:央視網-中國青年報  字體大小[ ]

  原標題:家長憂心忡忡 舉報熱情持續高漲 青少年手機藏“污”已成公開秘密

  日前,多家媒體報道“溫哥華留學生微信涉黃被加拿大遣返”事件。當事人小李回應稱,簽證被拒是因為學業問題。小李說,自己曾被拉進一個近500人的微信群,網友傳送疑似未成年人的淫穢視頻被海關人員檢查發現,他表示自己并不知情,也沒有參與傳播。

  小李的經歷被演繹為“微信表情包太黃遭遣返”,引起網友唏噓。而讓更多人感到不安的是,形形色色的涉黃群組,正潛進青少年群體的手機。

  00后男生不諱言手機藏“污”

  “現在已經沒人用光盤了吧?”16歲的孟洋挑了挑眉,笑著反問。

  孟洋今年讀高二,他坦言,班里男生幾乎都看過色情視頻,而共享手機里的“資源”,已是他們習以為常的娛樂和社交。“男生嘛,沒有那么多矯情的事兒,有就拿出來大家一起看”。

  當80后遠離光盤里的青春,90后告別硬盤里的激情,00后開始用手機窺探那個未知又“瘋狂”的成人世界。孟洋說,他傾向于手機在線瀏覽,既不占用內存,也不必費心清除電腦瀏覽痕跡。

  在高一女生曉濛班里,男生觀看色情視頻是“公開的秘密”,女生雖然不主動看,但耳濡目染也知悉一些。她說,當同學把“優衣庫淫穢視頻”轉發給自己時,她沒等看完就按了刪除鍵,因為感覺太“污”,根本看不下去。

  “如果你想看,網上的渠道很多。”剛上大學的劉正認為,這兩年,貼吧和網盤的色情信息被大量刪除,而微信、微博以及QQ群,取而代之成為“有色”信息傳播的活躍地帶。

  劉正曾被拉進一個微信“福利群”,群內網友分享各種黃色表情包,以及一些“點開就能看的”色情視頻,不過那個群后來被騰訊封禁了。據他講,微博、貼吧上色情廣告鋪天蓋地,而多數群組在加入以后,須付費才能獲得“資源”。

  騰訊一位工作人員表示,他們一旦發現淫穢、色情等違規內容在網絡平臺傳播,會立即刪除、屏蔽,并視行為情節對違規賬號處以警告、限制或禁止使用部分或全部功能、賬號封禁直至注銷的處罰。剛剛過去的2015年,騰訊公司累計關停色情類QQ群組超10萬個,微信群組超5000個。

性教育缺位,中學生“觀影自學”

  孟洋首次接觸色情影片是在初二,他遠遠瞄到同學手機上的一個畫面,瞬間感覺眼睛被屏幕粘住一樣,想拿也拿不開。孟洋起初內心糾結,感覺自己犯了錯誤,但受好奇心驅使,以及周圍同學的一再“寬慰”,他最終放下顧慮。

  孟洋說,同齡男生中,尚未接觸色情視頻的少數人,要么是上網時間少,要么是一心撲在學習上,他們通常被視為“乖寶寶”,甚至是“死腦筋”。

  蘇州大學心理咨詢主任陶新華認為,青少年對兩性關系產生好奇,是心理成長的正常需要,意味著他們開始從異性視角了解自己。青春期是孩子形成健康自我的關鍵階段,也是學校、家庭開展性教育的最佳契機。

  謝玉梅是一所縣重點初中的語文老師,并擔任著一個班的班主任。她了解到班里已有十多位同學出現“早戀”苗頭,也在黑網吧撞見過自己的學生瀏覽色情網站。“初中生不定性,感覺來得快也去得快,老師說多了,容易傷到孩子自尊心,更多時候假裝沒看見。”謝玉梅認為,性教育的主陣地還是家庭。

  “不用老師教,也不用家長教,還是自學比較好。”曉濛設想,如果學校專門開設性知識課程,上課的場景肯定會很尷尬,而平時在家里,她也不愿和父母談及性。有時和閨蜜一起看電影,面對大尺度鏡頭,她們會心照不宣地對視一笑,也會毫無禁忌地大加吐槽。

  孟洋看色情視頻的場景,從未被老師和家長撞見過。但他相信,大人們什么都知道。他說,沒有阻止就等同于默許,也許家長也覺得沒必要管吧。思想幼稚的同學“看片兒”后可能會產生焦慮情緒,但成熟的同學能分清學習和娛樂的邊界,看一看不會有多大害處,而自己屬于后者。

家長憂心忡忡,舉報熱情持續高漲

  “性本身應該被正常看待,但不能有誘惑性的東西。” 陶新華指出,青春期的孩子更容易受到誘惑,頻繁接觸色情信息,不利于良好品格和健康人格的養成。“就目前情形看,國內青少年未普遍形成科學的性觀念,不能正確處理性需要,甚至不知道怎樣與異性相處,缺乏必要的自我保護知識。”

  陳林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因為經常出差日本、歐美等國。他強調,國外家長在涉性問題上,遠不像媒體渲染得那樣開放和隨便。國外家長也許不反對孩子“早戀”,但肯定會嚴格控制他們接觸色情信息。

  “性教育應該有更好的形式,傳播色情文化不是教育補位,而是底線喪失。”北京大學副教授、臨床心理學博士徐凱文提出,在商業文化背景下,國內網站大肆渲染色情,誘發青少年性觀念扭曲,不僅危害其身心健康,還會為性越軌、性犯罪埋下伏筆。

  陳林認同這樣的觀點,當他第一次撞見兒子瀏覽色情網站時,感到非常震驚。但他迅速轉換情緒,用輕松的口吻提出與兒子一起看。陳林告訴兒子,他們看到的影像是具有高度欺騙性的表演,與現實生活并不一樣。他還見縫插針地提醒,男生要正確處理性需求,更要學會保護女孩子。

  更多中國家長還是“談性色變”,不習慣對孩子傳授性知識,害怕他們“懂太多就會胡來”。與此同時,面對網上泛濫的色情信息,越來越多的家長行動起來。“媽媽評審團”成立于2010年1月,是首都互聯網協會發起成立的民間公益組織。成員禹女士說,130余位團員來自各行業的未成年人家長。她們以媽媽的眼光去搜尋并舉報違法網站,定期為新上映電影“評級”,提示是否有兒童不宜的片段。

  據國家網信辦數據,僅今年1月,全國各地網信辦舉報部門、各網站受理網民舉報262.9萬件,其中淫穢色情類有害信息達137.8萬件,占比64.7%。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的工作人員稱,他們每天都會接收大量涉黃舉報。舉報者需要提供網站域名或色情群組二維碼等信息,上傳能夠證明傳播淫穢內容的截圖。舉報中心初步核實后,在3個工作日內轉交執法部門處理。舉報人憑借查詢碼,可以隨時了解處理進度。

  今年1月,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直接受理、處置網民的有效舉報38949件,通知騰訊依法處置傳播色情低俗信息等違法活動的即時通信賬號“玫瑰與愛”等972個,通知百度、騰訊、好搜網、360云盤等網站、搜索引擎服務商、在線存儲工具服務商刪除色情低俗有害信息9203條。

有堵有疏,抵制黃毒勿忘“愛的教育”

  當前網絡環境下,色情淫穢信息如同燒不盡的“野草”,為青少年營造清新的上網環境仍面臨諸多困難。以微信為例,騰訊通過敏感詞過濾等技術審核手段,能有效阻止公眾賬號傳播色情低俗信息,但是對微信群的管控就困難許多,一是騰訊不能干涉用戶所發的內容,二是針對存在風險的鏈接騰訊只能做到提醒,再進一步則會侵犯用戶隱私。

  騰訊對此表示,接下來,他們將加強與其他主流互聯網企業行業的聯動,共同遏制不良內容在整個網絡的存在空間。與此同時,通過閱讀、動漫等網絡平臺為青少年提供正向電子內容,對不良信息產生擠出效應,并以“騰訊安全課”等形式,向青少年系統地推送網絡安全知識。

  徐凱文關于網絡黃毒的思考不止于此。他認為,僅靠民眾舉報和網站自律遠遠不夠,立法機關需要借鑒國外經驗,在加強對色情犯罪的打擊,對傳播色情、淫穢內容的行為實施“強制性最低處罰”,如此才能真正發揮法律震懾力,凈化網絡環境。

  陶新華指出,為什么興趣愛好廣泛、閱讀大量書籍、與父母交流較多的孩子,較少表現出對色情影視的迷戀。他提醒家長和老師,不要吝嗇對孩子的關心,“愛”也能幫助他們“免疫”黃毒。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師生家長均為化名)

中國法治網摘編亓淦玉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天津十一选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