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對四川西昌市經久鄉森林火災作出重要指示
春天,匯聚復蘇的力量——寫在2020年首季中國經濟收官之際
不同行業復工復產難癥結在哪? 李克強開會逐一解“結”

男子與放高利貸人員“商談”時喝藥自殺 邛崍市警方:不予立案

發布時間:2020-01-13  來源:天涯論壇  字體大小[ ]

  原標題:關于邛崍市公安局對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威脅恐嚇、涉黑涉惡致人死亡的違法犯罪行為“不作為、亂作為”的舉報材料

  我是受害人張波的父親張子明(邛崍市人)。2019年6月15日,吳X、楊X、曾XX(邛崍市人)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涉黑涉惡、威脅恐嚇致受害人張波(邛崍市人)死亡。邛崍市公安局接到報案后,于 2019 年 7 月 28 日以無犯罪事實為由,出具了邛公(文)不立字[2019]63 號不予立案通知書,作出不予立案決定。庚及舉報人向成都市人民檢察院和邛崍市人民檢察院提交舉報材料后,邛崍市人民檢察院于2019年12月30日向舉報人出具了邛檢信訪答[2019]31號信訪答復函,僅憑吳X、楊X及邛崍市公安局的一面之詞,未親自調查和核實受害人家屬及家屬提供的證人、證據,就武斷地作出未發現有刑事犯罪事實需要立案監督的線索的答復。

  邛崍市公安局對吳X、楊X、曾XX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涉黑涉惡致人死亡的違法犯罪行為不作為、亂作為,而邛崍市人民檢察院作出未發現刑事犯罪事實需要立案監督信訪答復函前未進行深入調查,偏聽偏信,未履行檢察機關的監督職責。

  一、吳X、楊X、曾XX向受害人張波及其妻子陳燕非法高利放貸的犯罪事實。2015年2月,受害人張波認識職業放貸人吳X和楊X,因受害人生意資金周轉困難,開始向被控告人吳X、楊X借款,吳X、楊X規定月利率 7%。受害人張波和前妻陳燕從 2015 年 2 月起多次向楊X、吳X借款,根據現有張波與陳燕的銀行流水和微信記錄,結合陳燕的回憶,楊X、吳X共計向張波、陳燕支付借款 1060316 元(包括 30 萬元購房款在內),在此期間,楊X還強買強賣,威脅張波和陳燕必須將陳燕名下的房屋連裝修和家具家電一并出售給他,最終以人民幣 54 萬元低價收購了陳燕名下房屋一套(面積 215 ㎡,當時的市場價格約為80萬元),借款 1060316 元減去房屋折價 540000 元,實際借款 520316 元。楊X、吳X共計從張波、陳燕及其客戶處收走 1026816 元,多收 506500 元(還未計算張波給吳X出具的借條 39.8 萬元),月利率高達 7%,明顯高利放貸,并存在有嚴重的砍頭息情形。

  二、吳X、楊X、曾XX向受害人張波及其家庭暴力討債、涉黑涉惡、威脅恐嚇致受害人張波死亡的犯罪事實。2019 年 6 月 14 日晚上,在受害人張波妻子陳燕微信支付吳X 3500 元后,吳X與張波達成共識,一周內再支付 6500 元利息。15日早上(未到支付時間),吳X得知張波酒廠當日要出貨 2000 多件,便改變主意,將其所有的川 A41Q2P 貨車和一輛別克轎車開到四川省神洲春酒業有限公司大門口,一左一右停放,將廠門口堵死,然后給張波打電話,要求張波當日歸還 10 萬元,并語言威脅張波,不按其要求還款,就休想出一件貨。張波接到電話后,四處想辦法籌錢未果,曾XX及其女兒和吳X母親還到陳燕娘家威脅。上午 11 點左右,張波、陳燕被迫被吳X和楊X約在南岸水榭茶樓“商談”還款事宜。吳X堅持要求張波歸還 10 萬元后才挪車,張波無力準備 10 萬元,雙方就這樣僵持著,吳X、楊X要求張波必須還款、并不讓張波和陳燕離開,連午飯都沒讓吃。下午,吳X又改變要求歸還 10 萬元的主意,變本加厲要求當天必須歸還 30 萬元。三點左右,因為兩個小孩都哭,才讓陳燕就先回家,張波被繼續扣留“商談”還款。晚上八點半左右,張波叫在茶樓的熟人劉德祥把車子給他用一下,吳X、楊X不讓張波離開,張波說出去耽擱一下,保證回來,車還堵在門口,不回來也解決不了事情,吳X、楊X才勉強同意。張波離開南岸水榭茶樓后,回家取走身份證,并買了農藥和汽油。吳X委托劉德祥電話通知張波去茗隱茶樓的包房繼續“商談”。九點三十分左右,張打電話告訴陳燕,吳X和楊X他們要把他逼死,讓陳燕把小孩照顧好,然后就掛掉電話,九點四十八分左右,張波與吳X、楊X在茗隱茶樓銀針苑包房內“商談”歸還借款無果,張波被逼無奈,當面喝了農藥和汽油,經送邛崍市醫療中心醫院搶救治療,于 2019 年 6 月 16 日凌晨四點過搶救無效死亡。

  三、邛崍市公安局對吳X、楊X、曾XX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涉黑涉惡致人死亡的違法犯罪行為“不作為、亂作為”。楊X與吳X系親家關系,吳X與曾XX系夫妻關系,三人在邛崍當地職業放高利貸,月利率高達7%,吳X和楊X負責放款,曾XX參與催債,很多因賭博或者生意周轉困難都找他們高利借款。如有欠款不還的債務人,他們會用各種威逼手段給債務人施加壓力,堵門、扣人、尾隨、辱罵等威脅恐嚇,老百姓都知道他們在公安局“有人”,不敢聲張。被控告人吳X、楊X、曾XX長期放高利貸,收取高額利息,稱霸一方,欺壓殘害群眾,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生活秩序,涉黑涉惡。2019 年 6 月 16 日,案發第二天,家屬就向邛崍市公安局報案,邛崍市公安局在未拿到尸檢報告的情況下,于2019年7月18日作出邛公(文)不立字[2019]63號不予立案通知書,認為無犯罪事實,未對吳X、楊X、曾XX的違法行為進行立案偵查。舉報人認為邛崍市公安局未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警察法》第二十條的規定做到秉公執法、辦事公道。當時現場只有吳X、楊X及張波,沒有監控,現在張波已去世,死無對證,吳X、楊X當然不會承認有爭吵、打斗、威脅、恐嚇、教唆他人自殺等行為。但是張波出事當天一早公司大門就被吳X等人開車堵死,貨物無法運出,張波還接到吳X威脅、恐嚇的電話、微信,吳X威脅稱不拿錢就不發貨,并從當日上午十一點左右就被限制人身自由,諸如此類的威脅、恐嚇等行為實際上從2019年6月15日早上一直持續到事發之后。而邛崍市公安局只對自殺當時及所在空間就作出判定,只對事發當晚在銘隱茶樓發生的事情進行調查,未將前因后果調查清楚,是典型的“不作為、亂作為”。家屬于2019年6月21日就向邛崍市公安局申請進行尸檢并確定由四川華西法醫學鑒定中心進行尸檢,但尸檢報告久久未作出,家屬再三詢問,最終在2019年12月10日才在邛崍市公安局文君派出所問到尸檢結果,還是家屬主動前去詢問才拿到的,而尸檢報告顯示作出時間是2019年11月13日,這更是典型的“慢作為”。舉報人不清楚為何尸檢進行了長達五個月之久的時間,也不清楚邛崍市公安局為何在報告出具一個月之后才“被動”提供給家屬?但從鑒定意見通知書的內容來看,邛崍市公安局認定張波是在與吳X、楊X商談債務糾紛過程中服毒死亡,恰好證明吳X、楊X與張波的死亡有因果關系,這是否與其不予立案的理由自相矛盾?另外,舉報人及其他家屬多次向邛崍市公安局反映情況并提供了多條線索及證據材料,但邛崍市公安局并未進行調查,對相應證據材料也未予核實、采信,最終在尸檢報告未出具、未查清案件事實又無視現有對吳X、楊X、曾XX不利證據的情況下,作出了不予立案的決定,邛崍市公安局的行為完全是對吳X、楊X、曾XX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涉黑涉惡致人死亡的違法犯罪行為的“不作為、亂作為、慢作為”。

  四、邛崍市人民檢察院作出未發現刑事犯罪事實需要立案監督信訪答復函前未進行深入調查,偏聽偏信,未履行法定監督職責。2019年12月6日,舉報人向成都市人民檢察院提交了《關于舉報吳X、楊X、曾XX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涉黑涉惡致人死亡的違法犯罪材料》,成都市人民檢察院指定邛崍市人民檢察院監督公安機關依法辦理該案。2019年12月30日,邛崍市人民檢察院向舉報人出具了邛檢信訪答[2019]31號信訪答復函,認為張波通過自己購買敵敵畏、汽油,然后到銘隱茶樓找到吳X、楊X,并要求二人一起進入茶樓包間,邛崍市公安局通過調取監控、詢問證人,沒有發現當時有爭吵、打斗、威脅、恐嚇、教唆他人自殺等行為,根據目前調查取證情況,未發現有刑事犯罪事實需要立案監督的線索。如前所述,邛崍市公安局只對自殺作出判定,只對事發當晚在銘隱茶樓發生的事情進行調查,未將前因后果調查清楚,實際上舉報人提供的多組證據材料能夠證實吳X、楊X、曾XX存在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涉黑涉惡致人死亡的違法犯罪行為,而邛崍市人民檢察院只采納邛崍市公安局現有的證據材料,至今未對受害人家屬和舉報人提供的現場相關證人及相關證據材料進行調查。張波是一個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上有老下有小,而且還是酒廠負責人,不是被逼到迫不得已的情況下,絕不可能自己服藥自殺。張波被逼選擇的自殺方式是喝農藥,若選擇跳樓,結局如何?張波以死終止和揭露“套路貸”真相,雖然自殺方式不同,但性質一樣,張波未選擇跳樓方式自殺,說明他至死都相信政府能掃黑除惡,不忍更多浪費公共資源。試問:如果死者張波一心想自殺,那么他中途出去會直接選擇自殺,不必折返回茶樓再自殺,或者買了藥和汽油直接到別的地方自殺。正因為折返回來,是張波真不想死,他想以生死來阻止吳X、楊X等對他的威脅恐嚇,達到活下去的目的。但他沒有想到,在茶樓包間,沒有第三方人員的情況下自殺了,在這特定的時間和空間,說明吳X、楊X把生命當草介、置若罔聞,不難想到他們會變本加厲的繼續威脅恐嚇,就算是沒發生肢體沖突,也會有惡語刺激,是極其殘忍的不還30萬絕不罷手的魔鬼,沒有絲毫憐憫一條鮮活的生命,逼迫張波在他們眼前死亡。如果死者張波選擇跳樓,我們相信吳X、楊X等會在公眾壓力下選擇保護生命,那么張波他不會死。請問:死者張波從中途出去買藥和汽油后,折返回茶樓喝藥前這段時間與如果張波選擇跳樓,在前爬上高樓到跳樓前這段時間有何區別?顯而易見,邛崍市人民檢察院自己沒有經過調查、沒有親自經到現場、沒有與相關證人核實證據等,以“邛崍公安的意見”就武斷出具結論,這是對生命不負責的瀆職,完全是歪曲事實,無視客觀情況和舉報人提交的舉報材料及相關證據,未依法履行檢察院的監督職權。

  五、我們的訴求和請求。綜上所述:吳X、楊X、曾XX等人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涉黑涉惡、威脅恐嚇的犯罪事實已發生,并已造成了受害人張波死亡的嚴重后果,依法應當立案偵查,追究其刑事責任。吳X、楊X在當地長期放高利貸,月利率高達 7%,并存在有嚴重的砍頭息情形,對債務人進行暴力催收,在當地形成非常壞的影響,這種行為是當前中央和省委“掃黑險惡”重點對象。而邛崍市公安局于 2019 年 7 月 28 日以無犯罪事實為由,以邛公(文)不立字[2019]63 號不予立案通知作出不立案決定,邛崍市人民檢察院于2019年12月30日向舉報人出具了邛檢信訪答[2019]31號信訪答復函,認為未發現有刑事犯罪事實需要立案監督的線索,與當前中央和省委打黑除惡政策對立,更讓我們無處伸冤,至今受害人張波的遺體仍停放在殯儀館未作處理。

  為保障公民的生命安全,維護正常的社會秩序,舉報人要求對吳X、楊X、曾XX等人進行依法立案專案偵查,嚴懲他們的違法犯罪行為,并依法查處邛崍市公安局“不作為、亂作為、慢作為”的行為,打擊“保護傘” ,為社會掃黑除惡。

  舉報人: 張子明

  聯系電話:13982156899

  本文來源:天涯論壇

中國法制新聞網摘編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天津十一选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