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重磅文件!涉及戶口、土地、股市、利率制度|全文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另一場和時間的賽跑
穩住外貿外資基本盤,李克強開會打出這套“組合拳”

霸座被曝光男子起訴央視侵犯名譽權 法院:駁回

發布時間:2020-01-10  來源:中央政法委長安劍  字體大小[ ]

  原標題:“霸座”被曝光,男子起訴央視侵犯名譽權,法院:駁回

  長安君短評

  “霸座”者被曝光,卻把中央電視臺告上法庭。如今這起案件有了一審判決,“霸座”者敗訴,被法院駁回訴訟請求。

  法律告訴我們,在以真實、客觀為基礎,以職業道德為準則的新聞輿論監督下,沒有“受害者”,只有全社會的共贏。

  “霸座”是典型的違法失德行為,在過去的一年里,屢屢受到社會的熱切關注,正是因為人民群眾對公平正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比如電信詐騙、比如造謠生事、比如失信“老賴”等等,我們都能看到媒體輿論監督的身影。

  新聞媒體作為“瞭望者”,反映問題,引發思考,促進共識,同時也督促著相關部門拿出真招實招,解決大家身邊最煩最憂最怨的事,這是責任,也是擔當。我們無法想象一個新聞媒體集體“失語”的世界,那對全社會都將是一場災難,所有人都會付出沉重代價。

  新聞媒體是黨和人民的喉舌,作為輿論監督者,他們更是我們道德和法治的共同建設者。他們用一篇篇新聞報道,引導規范著人們的行為,促進著社會的公平正義。對他們能不能保持一種“平常心”,無疑是社會民主和法治發展程度的標志之一。

  “其興也浡焉,其亡也忽焉”,70多年前延安窯洞中曾有一次銘記史冊的對話。面對黃炎培如何跳出歷史周期律的問題,毛澤東同志給出的答案是——民主。黃炎培深感贊同:只有把每一地方的事,公之于每一地方的人,才能使地地得人,人人得事。

  如今,法院一個判決讓我們看到,共和國締造者的答案,正在一代代人的接力中變為現實。

  真正地奉行民主和法治,接受各界監督,我們才能在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中建設好我們的國家。

  近日,因認為中央電視臺(以下簡稱“央視”)的報道侵犯其名譽權,羅某將央視訴至法院。1月8日,北京海淀法院一審公開宣判了此案,判決駁回羅某的全部訴訟請求。

圖片來源:北京海淀法院

  2018年12月8日,羅某持購車區間為武昌站到鄂州站的車票,乘坐由武昌始發到達終點上海南的Z25次列車。在列車到達鄂州站后未下車,并從其車票所示的4車4號上鋪移至5車繼續乘車。

  列車自鄂州站行駛至黃石站期間,羅某拒絕列車乘務員、列車長和乘警對其補票、出示身份證的要求,并一度情緒激動。在乘警告知其不要擾亂乘車秩序、列車乘務員攜攝像設備記錄現場情況時,羅某做出搶奪乘務員攝像設備的動作,并伴有不文明語言,雙方發生爭執。

  列車停靠黃石站期間,黃石站派出所給予羅某行政拘留五日的處罰,并將其送至黃石市拘留所執行。

  12月11日,央視中文國際頻道“中國新聞”欄目、財經頻道“第一時間”欄目分別以《男子囂張“霸鋪”拒補票 擾亂秩序被行拘》《“霸座”“霸鋪”再現 兩人均被拘》為題報道了該事件。

  北京海淀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央視報道“羅某列車被拘”一事,是源于羅某在列車上擾亂社會公共秩序并被行政處罰的真實事件,具體依據有武漢鐵路公安處作出的處罰決定書,內容真實。央視的評論內容是在履行國家媒體輿論監督職責下進行的闡述,符合評論行為需遵守的正當性、合理性原則。

  此外,央視在報道中對羅某進行隱名、打馬賽克處理,盡到了審慎保護義務,其報道、評論行為合法。

  關于羅某主張的損害后果及其與報道、評論的因果關系,法院認為:央視是影響力遠大于一般社會媒介的國家級媒體,在央視播放涉案視頻后,羅某個人聲譽、評價確實會在其生活圈內有一定程度的下降。但降低的根源系其在列車上的違法行為,而非央視的“以案釋法”。

  央視在遵循報道真實、客觀,評論合理、妥當的前提下,對違法進行批評,是在依法履行輿論監督職責,引導公民遵紀守法、遵守公共秩序。

  羅某作為職業律師,應當對其違法行為造成的不良后果有充分預計,并承擔該后果。因此,在央視違法行為并不存在的大前提下,羅某提出名譽權侵權的主張尚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也因此駁回其關于侵權損害賠償的訴訟請求。

中國法制網摘編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天津十一选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