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對四川西昌市經久鄉森林火災作出重要指示
春天,匯聚復蘇的力量——寫在2020年首季中國經濟收官之際
不同行業復工復產難癥結在哪? 李克強開會逐一解“結”

《精英律師》封印被投訴,誰該來舉證?

發布時間:2019-12-30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字體大小[ ]

  眼下,電視劇《精英律師》正在熱播,引起了不少觀眾對法律知識、法律精神的興趣與討論。

  該劇第十六集,權璟律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顧婕向該所律師透露有位女孩投訴受到執行合伙人封印的侮辱,并以此逼封印辭職。對此,羅檳認為封印突然被投訴很蹊蹺,而在事情沒有搞清楚之前就要被逼辭職,這對封印不公平。但是何賽和其他一些律師對封印被投訴之事則寧可信其有。由于劇情的前期鋪墊,即使在不知道未來劇情發展的情況下,普通觀眾則寧愿相信封印是一個正面角色,被投訴一事很可能是被誣陷。

  那么,在真相沒有查清之前,我們應該認為封印有沒有做過那件被投訴的事情呢?

  如果是在強奸案等刑事訴訟領域,我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二條明確規定:“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都不得確定有罪。”這里我國刑事訴訟法引入了無罪推定的精神,對此我們可以這樣理解:第一,確定被告人有罪的權力由人民法院統一行使,人民法院是唯一有定罪權與量刑權的機關;第二,罪刑法定,法律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依照法律定罪處刑,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不得定罪處刑;第三,人民法院確定任何人有罪,必須依法判決,即必須按照刑事訴訟法規定的程序查明事實,依據法律作出判決,并正式宣判。也就是說,在法院尚未判決一個人有罪時,我們任何人都不能確定一個人有罪,投訴的女孩不能,顧婕不能,我們也不能。

  那么,封印有沒有責任證明自己無罪呢?《刑事訴訟法》第五十一條規定:“公訴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舉證責任由人民檢察院承擔,自訴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舉證責任由自訴人承擔。”那么,如果證據不足,怎么辦?如果案件是在審查起訴階段,根據刑訴法第一百七十五條的規定,人民檢察院審查案件,對于需要補充偵查的,可以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也可以自行偵查。對于補充偵查的案件,應當在一個月以內補充偵查完畢。補充偵查以二次為限。對于二次補充偵查的案件,人民檢察院仍然認為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的,應當作出不起訴的決定。如果案件到了審判階段,根據刑訴法第二百條的規定,證據不足,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的,應當作出證據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無罪判決。所以,封印沒有責任證明自己無罪,如果檢察機關也沒有足夠的證據認定其有罪,則就應該被認定為無罪。

  如果不是在刑事訴訟領域,而是在民事侵權領域呢?比如說,那個女孩告封印侵犯其人身權利,應該由誰來證明?對此,我國《民事訴訟法》規定的一般舉證規則為“誰主張,誰舉證”。該法第六十四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也就是說,如果那個女孩告封印侵犯其人身權利,就要提供證據證明封印侵犯了其人身權利,而不是由封印證明自己沒有侵權。如果女孩證明不了封印侵權,那其就應該承擔敗訴的風險。

  所以,無論是在刑事訴訟領域還是在民事訴訟領域,封印都沒有證明自己無罪或者沒有侵權的責任,如果對方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其有罪或者其侵權,那么,我們就應當認為封印無罪、沒有侵權。

  但是,電視劇的劇情是,顧婕向該所律師透露有位女孩投訴受到執行合伙人封印侮辱。這里的“投訴”,既不是刑事訴訟,也不是民事訴訟,封印不會因此獲罪或是進行民事賠償,但是卻讓封印的同事、下屬抱著“寧肯信其有”的態度對其人品產生了懷疑,這種懷疑將影響其在選舉律所執行合伙人中的選票,甚至會被逼辭職。

  作為《精英律師》的觀眾,當看到自己心目中的正面人物封印在沒有查清事實的情況下就要被逼辭職時,可以拿“無罪推定”“疑罪從無”“誰主張誰舉證”等法律原則來為其鳴不平。但是,作為現實生活中的普通人,不知道我們是否真正思考過,如果我們也是封印的下屬、同事,甚至競爭對手,是否也會以無罪推定的精神來對待他?我們是否從內心真正做到了“疑罪從無”?(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曹靜靜)

中國律師網摘編亓淦玉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天津十一选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