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布新冠肺炎疫情信息、推進疫情防控國際合作紀事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在“浙”里看見美麗中國
李克強:全面壓實責任,扎實做好防汛抗旱工作

“不寒而栗的愛情”,應有法律審視而非獵奇

發布時間:2019-12-13  來源:鳳凰網  字體大小[ ]

   原標題:“不寒而栗的愛情”,應有法律審視而非獵奇

  這首先是起悲劇。

 

▲資料圖

  文 | 蘇潤

  可能涉學生、畸戀、名校的話題,輿情燃點向來很低。這兩天,隨著一則報道的刷屏式傳播,一則悲劇引發輿論聚焦。

  據《南方周末》的報道,某知名高校女生疑遭男友精神控制自殺。男生被指介意女友不是童身,要求其拍裸照、先懷孕再流產、做絕育手術等。現在女生依然在醫院昏迷,但醫院已經向家屬宣布“腦死亡”。

  僅從報道呈現內容看,有些情節確實讓人“不寒而栗”。在網上,還有自稱女生室友者也做了信息補充,這也導致事件持續發酵。考慮到目前的信息呈現并不平衡,憑著不乏傾向性的信息就匆忙下結論,或許有失嚴謹。像男方就對媒體表示,他接受過警方的問詢。“目前警方已經結案。”他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是對女友精神控制。

  但報道與知情人披露出的二人聊天記錄,依舊給了人們拼湊事實的拼塊。從二人的對話中,涉事男生的不合理言辭、女生在言語刺激下變得自我否定的心路,都可窺斑。結合這些聊天記錄,再加上女生的現有結局,很多網民難以抑制對該男生的憤慨與指摘。不少網友乃至法律人士認為,應對男生進行刑事追責,否則難以平“民憤”。

  從眼下看,這段感情確實可能有很多不尋常之處,許多人的想象由此被引向 PUA 和精神控制,可以理解,但仍需審慎,至少應“讓子彈再飛一會兒”。而透過喧囂擾攘,對當事男生的責任分析,也有必要置于法律框架下去梳理與理清。

  需要澄清的是,若目前的報道與知情人所說屬實,且沒有其他涉刑情形,追究男生的刑事責任并不容易。那些主張男生涉嫌故意殺人、侮辱罪或虐待罪的,情緒不難理解,但法律層面必須遵循“罪責法定”原則。

  就故意殺人的控訴而言,依照目前信息,其實很難認定男生有殺死女生的故意。根據報道,男生在懷疑女生出事后,還曾采取過救助措施。從侮辱罪角度看,構成侮辱罪需要公然侮辱,本事件中即便存在侮辱,也發生在私密場合。

  還有虐待罪一說,說反家庭暴力法規定了“家庭成員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間實施的暴力行為”,涉事男主也按家庭暴力對待。但反家庭暴力法更多的是一部建立反家暴運行機制的法律,主要內容為發生家庭暴力后各職權部門應該怎么辦,本身并不能新設刑事責任。至少在刑法修改之前,虐待罪還應嚴格限定在家庭成員之間。

  還有人認為,這里面可能涉及的 PUA 和洗腦應被追究。如果個中確有唆使對方自殘、自殺行為,那的確已涉罪,但“唆使”的法律界定也很明確。此事中,有些法律層面因果關聯的舉證并不容易。哪怕男生稱,“作為她男朋友,我是一定有責任的”,這責任等不等于刑責,也得嚴格依法而定。

  但從民事責任的角度講,若男生真有以要求女生拍裸照、先懷孕再流產、做絕育手術等方式進行精神壓迫,那嚴重侵犯了女生的人身權利,也觸犯了相關法律,理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雖然現在女生已經腦死亡,但我國法律采取的是心死亡說,也即女生在法律上仍然有民事權利能力。

  值得一說的是,法律本非調整社會關系的唯一方式。雖然無法追究刑事責任,但在道德層面,涉事男主需要承受怎樣的罪與罰,這是無法量化的。

  在整起事件中,最令人痛心的是,這對曾經的戀人雙雙都過了司法考試,女生還是名校法學院的學生。可從聊天截圖看,男生有些行為跟法律精神相悖,如逼迫女方提供裸照。而女方最終陷入自我否定的泥沼,越陷越深。

  面對這樣一位不幸者,我們不應指責她沒有采取手段及時退出這段關系。事實上,此類“不寒而栗的愛情”離我們的生活并不遙遠,很多感情相處模式都有其影子,只不過程度有別。這類交往情境不應該被獵奇化,而應在法律與道德框架下廓清邊界,讓更多人知道是與非的界限。

  無論如何,這首先是悲劇。希望此事能讓那些陷入精神脅迫的人認識到,色厲內荏是施暴者的普遍心理狀態,有時候該自救或靠他救,但不要陷入自我否定泥潭,那不值得也不應該。

  □蘇潤 (法律從業者)

中國法律網摘編亓淦玉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天津十一选五期